陸部落客來台 無畏封鎖爭民主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7月29日 上午12:08

【記者李宜霖台北報導】藝文界人士26日在台北凱達格蘭大道聲援大埔,人群中有位來自中國大陸的部落客,名叫周曙光,湖南省人,網名佐拉(http://zuo.la/),《公民部落客High Tech Low Life》紀錄片紀錄了周曙光和老虎廟這兩位中國部落客勇於突破封鎖,運用網路報導傳播中國人權事件,周曙光在紀錄片中說:「我以前一直是個無名小輩,直到我發現互聯網!」

重掀議題 倡參與即民主

今年32歲的周曙光,是網路日誌作者,喜歡會寫有趣、有用的東西跟朋友分享,後來介入一些公共事件,包括重慶釘子戶、廈門反PX遊行、蟻力神、甕安等事件,他都跑去報導。他的太太是台灣高雄人,在台北教書,他也住在台灣,待在台灣已超過1年半。有大陸朋友來找他,敢和他說話,但不敢和他合影。他堅定地對記者說:「全部可以寫,我不擔心。」

▲中國大陸部落客周曙光(右)表示:「民主就是獨立的個體和獨立的組織,在文明社會中使用除暴力外的透明手段,爭取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逐漸完善的遊戲規則。」(圖文/楊子磊)

2007年,周曙光報導重慶最牛釘子戶事件,本來媒體都不追蹤,他參與以後,將議題重新炒熱。他之前不知何謂公民新聞,有人稱他為「中國第一公民記者」,因他做的事引起國際注意,後來他報導「廈門反PX」遊行,因為大陸遊行非常罕見,他在現場利用twitter傳播。他在遼寧調查「蟻力神」時被抓,遭到扣留24小時,被國安盯上做筆錄。他的部落格、網站,也常遭官方「河蟹」,也就是被屏蔽、封鎖、掩蓋,內容被刪除。

2008年北京奧運時,政府為了不讓他在敏感時期待在北京,奧運期間,他就被控制在湖南家裡。周曙光說,這沒有任何理由跟法律、手續,完全是侵犯人權的一種軟禁。他用普通人的角度,用普通人獨立的身分,在有限資金下,做種種突破新聞管制的行為,他被大陸限制重重,甚至護照通行證遭到註銷,一度無法離開中國大陸。

他不承認自己是公民記者。周曙光認為,他只是個遊客,因為寫故事、發照片而受到矚目,他在這個事件中就變成公民記者。他說,任何關注公共事件的行為,都是公民參與,新聞報導也是公民參與,公民記者報導也是公民參與,只有參與,才有民主。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也不是看著別人為你爭取,不是躺著就能享受,而是參與才能享受到。

他提到,在大陸個人意見比較沒問題,但嘗試組織大家示威、集會、抗議,會被政府抓到把柄,說你煽動顛覆國家,危害公共秩序。他持續表達觀點,因為他知道,在中國,政府若要陷害你,躲也躲不掉。在台灣罵國民黨並不被視為顛覆國家,因為只是黨不代表國家,但大陸分不清黨、國家、政府之間的關係,把三者當成一體,認為批評黨,就是批評國家,批評黨,就是批評中國人。

批台陸同樣罔顧人權

大家在討論中國模式,雖然是個一黨專政國家,經濟發展很好,在國際上有越來越高的地位,甚至在金融危機中,也能全身而退,甚至歐洲跟美國都指望中國的援助,但是中國的經濟發展,人們都沒有享受到,這些政客跟財團賺到利益,民眾的利益卻被侵犯,民眾的房子被強行拆除。他以北京為例,城市中的房子被強拆,被搬到市郊去,最中心地帶被開發商霸佔,人民的土地、房屋,跟房子的情感,都被摧毀掉了。他說,開發商只為蓋更高的住宅,賣更高的錢,大城市讓原來的居民搬走,不搬走就強拆,大陸的選擇性執法非常卑劣,編造一個理由、設置一個罪名,就把你帶走,帶走後,就拆你房子。作為一個人,必須被當成人對待,而不是當成畜生屠殺,這凸顯人權非常重要。

關於世界人權的重要公約有兩份,中國政府在1998年簽署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但2001年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只批准《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並未批准《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如果批准可以落實到憲法、各級法律、執法。周曙光直說,政府一直強調經濟發展,強調讓人民吃飽飯,就是最大的人權發展,卻罔顧人權,經常用政府權力,去侵犯民眾基本權利,以及人的生存權、生命權,甚至非法地做器官移植。

周曙光指出,大陸言論自由是很糟糕的,總編不停地接電話,省委、縣委書記打過來關切,在重重壓力下做出的報導,通常都不會讓民眾感到興奮,報紙市場效應也不好,大陸報紙很糟糕,不好看,也沒什麼人會看。像南方都市報,比較有突破能力,敢於報導,靠著市場反饋獲得收益,雖然還是有政府壓力,但廣東算是比較開放的地方,商業環境讓報紙有能力生存下去。

湖北有男子用手機拍攝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人員與村民衝突,被城管當場打死。周曙光說,大陸防控攝影、手機非常突出,大陸言論不自由,總是要嚴防死守,防止人們有知情權(Right of being Informed),台灣還有一點言論自由,洪仲丘跟大埔能在媒體上引起迴響,但大陸很難,只能在網路、微博有一點反響。

他說,大陸情況比士林文林苑,大埔拆遷案,更加惡劣,但操作手法都一樣,用警察圍住,再把人帶走,把屋子強行拆掉,同樣是罔顧人權,以及基本生存、居住權。他直指,大陸和台灣都是同一個樣子,侵犯人權,也跟大陸一樣用便衣警察去指揮警察抓人,顯示台灣邁向統一又多走了一步。他認為,台灣面臨人權問題,大埔強拆和洪仲丘被虐殺,很多人仍沒意識到人權是最重要的,台灣雖然已簽署人權公約,但在人權教育上還要做更多工作,要讓官員意識到尊重、保障人權是首要的,以及作為軍人、警察,就是要保障國家的人民,能夠開心、快樂,有尊嚴的生活,如果軍人、警察都罔顧人權,這個國家的人民已經沒有安全感可言。

記錄歷史 賦予人民監督力量

每個人都可能成為人權受害者,可能隨時被虐殺、失蹤,台灣是民主,有言論自由、多黨競爭的國家,這比大陸好,但是在人權工作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有很多值得改善的地方。周曙光說,網路沒有力量,力量來自人民,人民有工具,可以迅速、即時獲得訊息,做出判斷,用某種合適的方式參與,這樣就讓人民有了力量。他覺得Facebook、twitter作為即時性社會化媒體,在突發新聞的傳播中,非常有幫助,但是追逐即時新聞,感覺被新聞熱點牽著跑,而非即時性的新聞對歷史的影響,更為重要,比如說維基百科、部落格,它能夠讓歷史細節沉澱。

他想把twitter的零碎消息,彙整成維基百科,寫成部落格,將詳細的資料存檔下來,讓不在現場的人事後有懶人包可看。他希望彙整四面八方的消息,還原事實真相,紀錄官員說過的話,之後對比追問,他提醒人們需要有記憶、有組織地去呈現這些內容。

他構想做獨立的媒體,又能生存,又能將歷史細節有組織地紀錄下來,讓歷史沈澱,因為在大陸,政府總是刪除一些敏感內容、重要資訊,竄改歷史,讓歷史沒辦法留下真正的紀錄。周曙光說,如果人民有了紀錄歷史能力,人民就有力量監控政府,讓政府所作為永遠留存歷史。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