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眼╱起訴書罕見8字 一語雙關

作者:

本報記者 林家琛
| 聯合新聞網 – 2013年12月3日 上午3:00

桃園地檢署昨天在起訴王貴芬的書類中,罕見地寫了「一犬吠聲、眾犬咬人」八個字,可說既憂心王貴芬二巴掌可能引發的不良後續反應,也意有所指的點出了新聞界嗜血的「狗仔文化」,一語雙關。

王貴芬掌摑長庚護理師事件爆發後,王貴芬之所以成了全民公敵,不僅在於她恃民代之強,仗勢欺凌在加護病房救助她父親的護理師,恩將仇報讓人不齒。

還在於,她辯護因掛心父親安危才有過激的衝動行為,但加護病房並非一對一照護,「盡孝道就可以打人?」的理由更加突顯她的一己之私、耍特權的負面印象。新聞界為醫護人員發出不平之鳴,為社會討公道,爭相報導自不意外。

只是,蘆竹鄉民代表王貴芬真的有通天本領,可以對非轄區的龜山鄉林口長庚耍特權?王貴芬會不會膨脹了自己,抑或媒體把「王代表」想得太神,膨脹了王貴芬的權勢?

事件發生後,社區住戶向媒體爆料王貴芬對吵鬧的鄰居孩童潑水、她強占殘障停車位、掌摑女秘書,一面倒的負面報導,激起更多的憤慨。如果不是王貴芬未婚、哥哥亡故、母親生病、父親住院,她一己之錯,還可能株連九族。

這樣的社會氛圍,逼使案發時盛氣凌人、拒絕道歉的王鄉代,如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公開下跪求饒,哭求大眾原諒。但媒體緊追不捨,一再追問她要不要辭掉鄉民代表,還有媒體在她反問「你這麼想要我(辭)?」之後,把新聞導向「罷免王貴芬」。

桃檢解釋「一犬吠聲,眾犬咬人」,是擔心王貴芬掌摑護理師的犯法行為,因媒體大肆宣染而起了負面的擴大效應,讓心急的病患家屬有樣學樣,誤以為可以拿醫護人員出氣。

不過,在昨天起訴書出爐之前,王貴芬已連續多日遭「媒體公審」,還有人敢做第二個媒體所謂「惡民代」、下跪的王貴芬?

如果檢方的「負面的擴大效應」不是「群起效尤的王貴芬」,那麼,弦外之音會不會是在公布王貴芬六大罪狀、請法院從重量刑的同時,也期待不再見到群起的「媒體暴力」將犯錯的人逼到絕路的情況?是否在社會大眾看待犯罪嫌疑人惡行時,能給予一份悲憫,讓人有悔過自新的機會?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