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揭祕》靈修凶殺案 精神科醫師:有病的是詹男母親

NOWnews – 2013年12月8日 下午11:02

記者葉志堅/專題報導

彰化「日月明功」虐殺凶案不僅引發社會輿論震驚,活活把即將升大學的詹姓高中生囚禁虐死案情,更讓一般民眾憤恨難平紛紛撻伐日月明功根本就是「邪教」,創教主陳巧明簡直就是現代人魔;但對於全案,知名精神科醫師李光輝卻持平表示,其實真正「有病」的是詹姓高中生的母親黃芬雀。

知名精神科醫師李光輝8日晚間接受NOWnews《今日新聞》獨家專訪時表示,他並非是想要替陳巧明或日月明功講話,但就目前新聞報導和社會輿論來看,顯然是太過將其妖魔化;如果單純從一個「教派」或靈修團體的角度來看,日月明功和一般教派並無太多區別,只不過是由於鬧出了凶殺命案才成為媒體關注焦點,外界稱其為「邪教」實在有些反應過度。

針對全案,李光輝表示,目前外界都將詹姓高中生的死歸咎於日月明功或陳巧明,這些其實都是太過情緒化的反應,如果從一個比較人性或是犯罪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大部份的殺人案件都「獨力犯案」很少是「共謀的」;而且就算要共謀也得有「動機」和「目的」,陳巧明或日月明功的教友有什麼動機和目的去虐殺一個和他們無冤無仇的男高中生呢?

合理的推論,李光輝認為,問題應該是出在死者詹姓少年的母親黃芬雀。李光輝分析指出:(一)任何教派,甚至是幫派,都不太可能靠教友間彼此「自我批判」來維繫組織認同,一定是以鼓勵的方式,或是促其找到希望、價值的方式,來建立組織的向心力,因此說陳巧明帶頭虐殺詹姓少年並不符合組織領導常態;(二)從詹姓少年姊姊所說出其母親黃芬雀對日月明功沉迷的情況,及其母親在詹姓少年死後所拿出的多封字跡不一的自白書信來看,比較合理的推論,就是其母親在要求詹姓少年隨其參與日月明功靈修未果後,進而以「誣陷」的方式將詹姓少年帶往默園「戒毒」,沒想到玩得太過火才鬧出人命。

李光輝表示,常理判斷在法治社會下,一個宗教或靈修組織並不可能會藉由「虐殺」的手段來威嚇門徒對其效忠;但反過來看,如果今天一個門徒或信眾,帶著她的兒子來到組織內要「戒毒」,希望能綑綁在教派內的靈修處所,以利其「勒戒成功」,作為教派的領導人有可能拒絕嗎?因此,全案很可能就是因為這樣而產生,而所謂的「自白」或「遺書」,只不過是其母親為了取信教主或其他信眾的一種方法。

就整起案件,李光輝認為,關鍵其實並不在陳巧明身上,而是在寫下那些自白或遺書的人,只要檢警釐清那些信件上紊亂不一的筆跡是哪些人所寫,從寫這些信件的人著手偵查,相信案情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文章來源:按這裡